semi


→ latest  
information
→ merch
↘ instagram
↘ youtube


The media are not toys… they can be entrusted only to new artists, because they are art forms.
(McLuhan, 1954)


以表演作為儀式
在雲霧裡吸吐生命的流動

Prairie WWWW 落差草原WWWW

original published on polysh
對於草原的想像,是一個人攀上細雨漫漫的擎天崗,循著牛與草的味道,確信在霧的後面藏有什麼,走入石頭步道之外的起伏草丘,試圖觸摸霧裡模糊的身影,一步一步地向低窪處走去,直到霧暈染著牛乳色的光,回頭才恍然發現認不得回去的路,即便如此心情卻不害怕,在肉眼視界之外,確信有著比五感更強烈的感受流竄全身,等到濃霧散去,本來無色的意識透出淡淡的虹光。
落差草原WWWW 也是如此。即便還未聽過他們的音樂,從團名也能激起些許視覺想像。捨棄西方英文字母組合的語言規則,反倒類似東方象形單字,以「WWWW」類比連綿不斷的草原,甚至是更具意識型態的符號——這不發出名字的聲音,閉上眼後,卻能清楚地浮現它的樣貌。用近乎考古方式撢去輪廓上的泥土,落差草原WWWW 最初以主唱愛波大學時期組的樂團 Deep Deer 為雛形,像幼嬰在龐大的渾沌中試圖發出意念模糊的聲響;隨後而至的落差草原WWWW 從呀呀學語的青澀,逐漸釐清所欲呈現的世界觀與字詞意涵。

樂團早期僅有主唱唯祥、愛波以及鼓手一之三人,歌曲常以 program 等類節奏作起始,一之卻極早開始以雙鼓形式思考整體編曲,而後邀請鼓手小白加入,確立了樂團的雙鼓編制。經歷數次演出,團員開始思考如何將整體提升至另一個層次;為此吉他手阿龍先是協助落差草原調整表演現場的聲音平衡,而後順勢成為樂團的主軸吉他,自此確立現今的五人編制。但在錄製完新專輯《盤》不久,阿龍因個人規劃而離去,新團員洪御加入,接替了吉他手位置。作為新團員,洪御綜合運用過去其他樂器的經驗,像是用扭轉合成器的方式操作效果器等,將作品原本的樂句以現有的器材重新詮釋,成了樂團這次的小小改變。
最喜歡哪裡的自然景觀?
深海裡。
—— 唯祥
冰島(但沒去過)。
—— 愛波
沒有。
—— 一之
亞馬遜(也沒去過)。
—— 小白
澎湖。
—— 洪御
樂團早期僅有主唱唯祥、愛波以及鼓手一之三人,歌曲常以 program 等類節奏作起始,一之卻極早開始以雙鼓形式思考整體編曲,而後邀請鼓手小白加入,確立了樂團的雙鼓編制。經歷數次演出,團員開始思考如何將整體提升至另一個層次;為此吉他手阿龍先是協助落差草原調整表演現場的聲音平衡,而後順勢成為樂團的主軸吉他,自此確立現今的五人編制。但在錄製完新專輯《盤》不久,阿龍因個人規劃而離去,新團員洪御加入,接替了吉他手位置。作為新團員,洪御綜合運用過去其他樂器的經驗,像是用扭轉合成器的方式操作效果器等,將作品原本的樂句以現有的器材重新詮釋,成了樂團這次的小小改變。

甫獲金音獎「最佳風格類型單曲」,落差草原今年八月中已在 Waiting Room 策展新專輯《盤》的發行前導展覽,以軟雕塑與影像作品,先行介紹《盤》的箇中理念。從「容器」的概念出發,將島嶼、星球或是人作為載體,經過塑形,簡化而成「盤」一字。展覽中由愛波所編織的兩尊雕塑,其中隱喻著陰與陽、收與放,佐以阿龍的詩詞,往深處細談災難、信仰、生命的經驗;如同在承載記憶的盤裡,撿拾起發光的石子並加以琢磨。
一天之中最喜歡什麼時間點的光線?
黃昏。
—— 唯祥
清晨五點。
—— 愛波
秋天有陽光的早晨。
—— 一之
黃昏(粉紫的天空)。
—— 小白
不喜歡光線。
——  洪御
新專輯其中近半數的歌曲是頗為早期的創作。相較成團早期依靠直覺零落的創作方式,改以從核心概念發想;唯祥首先產出大量文字,並於腦海中浮現旋律,而後比對旋律與文字的契合度,經由其他團員的討論與其他觀點提出,再沿著創作草樣豐滿作品。其中也有部分歌曲結構來自練團時即興演奏,激盪出彼此都覺得適切的表演形式。過程裡,團員花費多時與錄音師鄭凱元討論想嘗試、突顯的聲響,透過錄製工作帶並分析每首歌的特點,確認最終所要呈現形式與樣貌。完成錄音後,交由 Lonely God 主理人 Jon Du 完成最後的混音調整——這次的《盤》,可說是醞釀多時。

嗩吶、噪音等聲響穿插在作品,難免誤將落差草原標上宮廟音樂、實驗噪音的關鍵字;以實驗角度看來,他們的創作確實是台灣音樂裡少見的一群。但選用這些素材,不僅因為團員喜歡這些聲音的樣貌,也是試圖有意識地,將生活中未被注意的聲響帶進,透過樂器演繹對自然環境、有機物與無機物的想像。宮廟音樂的元素也許是最能被發現的聲音,但樂團在表演裡更強調的是儀式——從表演前的臉譜繪畫、祈文,再到表演中各自肢體的自然狀態——以自己的身體作為容器,將抽象意念轉為實體的視覺與聽覺——才是作品所想呈現的宏大世界觀 。
對什麼聲響(非樂器)最印象深刻?
電風扇。
—— 唯祥
座頭鯨。
—— 愛波
小鱷魚。
—— 一之
數字電台。
—— 小白
NASA分析過的一個星球的聲音。
——  洪御
對落差草原WWWW 來說,聲音的表現並不是個人單獨突出的喜好,身為表演者也並非只一味重現制式的編曲或複製前一場表演,更多時候,是追求樂手本身所具有的特質與樣貌。相較早期較為直覺的美學,經過幾番探究,如今他們體悟到,表演的本質即是根據表現力、耐聽與否與演出感覺,「做自己感到自然的事,找到自己肢體的狀態」——一種彼此舒服的狀態。那並非隨性,而是一種平衡。
覺得月亮上有什麼?
坑洞。
—— 唯祥
沒有背的月亮。
—— 愛波
月亮人。
—— 一之
未知族群的地下城。
—— 小白
嫦娥。
—— 洪御
若可以跟任何東西對話,會想跟什麼對話?
石頭。
—— 唯祥
龐克(愛波的貓)。
—— 愛波
過世的阿公阿嬤。
—— 一之
我養的鼠魚們。
—— 小白
貓。
—— 洪御
小精靈應該長什麼樣子?
沒有樣子。
—— 唯祥
一團藍色透明的黏土狀。
—— 愛波
有蜻蜓翅膀的小人。
—— 小白
圓形的,黃色的,大嘴巴。
—— 洪御
並非隨性,也因此落差草原 WWWW 的音樂並不是隨意點開音檔、恣意聆聽的。猶如播放實體專輯的過程,拆去包覆的膜、解開闔蓋的殼、抽出鑲嵌的盤,食指作為支點抵著光碟,拇指沿著圓的邊緣輕輕撥起本體,像是移動脆弱的繪畫,輕輕地捧著它,看著它的形體被吞入音響,隨著快速旋轉而捲入聲音的另一頭,若不這麼做便無法打開通道,唯有按著這儀式,才能潛入五感之外的世界,感受他們所感受的流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