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mi


→ latest  
information
→ merch
↘ instagram
↘ youtube


The media are not toys… they can be entrusted only to new artists, because they are art forms.
(McLuhan, 1954)


遺落在島嶼上的醉鄉民謠

THE OTHER 他者

original published on polysh
說到民謠,人們總會想一個音樂人拿著一把吉他,以低沉而充滿鄉愁的嗓音,唱著二十一世紀的你我略懂似無的字句,但在這些歌曲裡,我們所追求的不是真的去到遙遠的石家莊、倫敦、巴黎,更多時候我們不過是在搜索生活中的他者,無論是人、是地、是事,一旦他者觸動到情緒的根源,接下來的種種就不用多說了。




「就在那巨大的聲響之後,一切都改變了。
未曝光的影像消逝間成為他者,鏡子照映的另一面,
逐漸清晰透明的身體蔓生出更多命運。」
—— The Other 他者





說遠了,他者 The Other,是台北一支詭譎卻細膩的民謠樂隊,以主唱 Xuan 為創作中心,將生活中的枝微末節記錄下來,省去多餘的比喻,以極具感觸與意象的文字抄寫在冊子,時不時與吉他手 Ten 還有合成器 Arnold 討論歌曲的呈現,在激盪與揶揄的過程中,最後的成品反而成為了 Xuan 未曾預料的風景。
他者 The Other 近期即將發行的 EP《異常開心的一支舞》,不僅是音樂上的創作,在意念上也與聽者們分享著彼此的既視感—也許我們都曾看過這樣的畫面,但不同的人擁有著不同的故事,也對畫面有著不同的詮釋。視覺設計由新銳攝影師 Jauchen Wu 操刀,運用了銀紙、塑料、布料等具有朦朧或是反射的素材,結合盆栽與樹木所展現的隱性生命力,建構出他者 The Other 撲朔迷離的樣貌;那樹木就像內在的展現,如同血脈川流全身,默默地運行各處的器官。Jauchen 同時身為 Xuan 的好友,某種程度上,這次的視覺也映射出寡言的 Xuan 內心奇幻跳躍的一面。
問到團員們所認知的「異常」時,Xuan 講到「當大部分的人都不認同你的時候,這是一種異常」,是種多數與少數的相對概念;Ten 認為「異常其實就是一種正常」,生活中也許習以為常的小事,仔細一看才意識到其中的反常,從另一個角度,有時候覺得荒謬的事物,也許時時刻刻都在進行著也說不定,異常其實是種主觀的認知;Arnold 則體悟到「成長就是一件很異常的事」,隨著長大的過程,許多從前覺得異常的事情反而變成正常,而正常卻與異常相互交替,例如人們對於事物的堅持與辯駁。
由樂團 2HRS 成員許家維擔綱其一製作人,為他者 The Other 在編曲上帶來電子節奏更多科幻的可能;製作過程中也邀請芬蘭獨立民謠樂團 Antti Kokkomäki & Tammikuun Lapset 的成員 Antti 與 Milja 參與和聲,為歌曲的畫面營造出北歐的遙遠遼望,也為專輯的意象帶來更加寬廣的世界觀。所謂的「舞」指的也許不單只是動詞與名詞之間的意涵,更多時候象徵了一個特殊時空下所瀰漫的氛圍,舞只是異常開心的反映,人們可以隨著情緒輕輕律動,也可以將異常開心化為狂歡;而他者 The Other 三人丟下的,僅是那個故事環境,聽著內心的漣漪牽動著身體,那才是真實的感受。
當我們還在思考他者 The Other 是個怎樣的樂團時,他們早以超乎想像的速度矗立在你我面前。不玩宣傳花招、不走大眾路線,低調異常的姿態預謀著另一種對於民謠的嶄新詮釋,集結城市生活的破碎而成的唯一想像體,細細地肢解著彼此的體觸與感受。回頭一看所有曾擁有的經驗,恍然發現我們終將成為他者,找到他者。